第223章 雾里看花2(1 / 2)

其实赵父在绘画这方面也并不是如何天资出众的人,不过是没了生活压力之下勤能补拙而已。

加上自己又拥有一间名声在外的画廊,出资和市书画协会的几个成员共同在大菱溪边建了个书画部落专门用来给书法绘画协会成员做采风基地,再加上多年以来笔耕不辍,也算小有成就。

于是天资不太高的师父收了个天资也不太高的关门弟子。

而程霄也从一个普普通通的裱画工变成了【纸砚斋】画廊的小负责人,开始随着师父鞍前马后,也自然而然从画廊走进赵家,走进因为眼盲几乎足不出户的赵晴柔心里。

他没办法走进赵晴柔眼里,因为赵晴柔是盲人。

和程父程母连对儿女都是理性投资一样,程霄算不上多聪明,但是却极具钻研和投资眼光。

赵母一般都是在家里陪着赵晴柔,偶尔一家三口去大菱溪书画部落住两天就算是旅游了。

赵晴柔人如其名,性格柔婉和顺,很少跟外人接触的她在程霄刻意接近下很快卸下心防从程师兄变成了霄哥,身份也从程师兄变成了配偶。

赵晴柔觉得父母给自己选择的人,肯定错不了。

再加上父亲的承诺,如果不爱了两个人没办法再共同生活下去就选择好聚好散,价值几千万的【纸砚斋】画廊就是作为善待赵晴柔的报酬。

在何小满的老家,这种情况有个说法叫做“旱涝保收”,就是不管两个人最后结局如何,只要程霄不虐待赵晴柔,最后肯定是人生赢家妥妥的。

当然,这是在善良人、普通人的认知里。

赵家人绝对不会想到对于生性贪婪且不懂感恩只知掠夺的人来说,就算是这样的这未雨绸缪,赵晴柔依旧没等到他们期许的幸福。

反而丢了性命。

赵父赵母死于一场意外车祸,赵晴柔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每日恍惚,逐渐消瘦,最后终于没能抵挡得住对父母的思念,在两年之后因为忧思过度撒手人寰,那一年赵晴柔才只有三十七岁。

“早知道她离开的这么早,我们当初不如要个孩子了,晴柔她总是害怕孩子会遗传她的先天眼病,可是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这些。”

当然这些全都是来自程霄的官方说法。

接收了全部剧情的何小满此刻满脑袋MMP要出墙,仙人板板无处藏。

世界上当真就有这样禽兽不如的瘪犊子。

宿主赵晴柔并不知道,造成自己父母死亡的那场意外其实并不是意外,和很多千篇一律的故事一样,所谓的刹车失灵只不过是有心人的故意谋算。

包括赵晴柔都是被害死的,只是一个死人已经没办法给自己鸣冤,任由程霄顶着深情好男人的人设一直悼念亡妻五年。

家里的一切也从不做任何更改,与赵晴柔活着时一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